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墉(当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由观物精微到物我两忘

——试论刘墉的花鸟画

2014-12-23 11:31:3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从刘墉的文学作品中可知,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赏花种菜,他会把母亲烧饭抛弃的菜根拿去种,把风雨摧折的花朵用小瓶子养起来,还因为观察尚未成熟的扶桑花蕾,摘下之后会提早绽放,而把感触写成散文。可以说刘墉天生有爱花、惜生和科学分析的个性,这成为他整个花鸟画创作背后的原动力。(注1)

  虽然从小就爱花,刘墉真正接触到花鸟画,还是十五岁进入「丽水精舍」习画的时期。当时他虽然跟胡念祖学山水,但因为花鸟名家喻仲林与胡念祖共享一个画室,也同时授徒,两位老师的桌子相距不远,所以刘墉一边在胡老师那侧习画,一方面还能「分享」喻老师的授课内容,加上四壁挂了不少喻仲林的画作,使他得到耳濡目染。

     刘墉正式学花鸟是从十九岁,进入师大美术系开始,大一的花鸟由张德文教工笔,从「水墨勾勒」开始,渐渐发展到「双钩填彩」。虽然从临摹入手,但是由刘墉早年的习作可知,他已经勤于写生,而且画得极细。可以说对一花一蕊、一丝一脉,都作翔实的纪录。每次写生,除了作一张完整的画,还会附加几张研究,分析花形叶序,甚至细数花蕊和花瓣的数目。他表示这种「观物精微」的作法,一方面对花鸟有更深的认识,一方面可以举一反三。譬如他只要写生一两朵,就能想象出一大丛。有时候距离远,看不清楚,如果对花的细节早就了解,也有助于「观察」。还有一点,是经历亿万年的演化,无论「花形」或「叶序」都有科学的道理,往往先要抓住「物理」,才能掌握「物形」,甚至传达「物情」。

  大学二年级,刘墉开始受教于台湾花鸟走兽大师林玉山,林擅长「没骨」写意,刘墉除了对色墨运笔有了深一层的认识,又因为常随林玉山到野外观察,而爱上自然写生。甚至在毕业二十年后,还常与林玉山先生一同旅游作画,甚至与林玉山合作,出版了《林玉山画论画法》。

     刘墉真正大量创作花鸟,应该是在他二十九岁赴美之后。起初因为在美巡回展览时,常有示范挥毫,而在很短的时间完成一张可观的作品,画花鸟远比画山水来得容易,逼他不得不画些花鸟。另一方面是美国采开放式庭院,其中养花莳草,加上刘墉住在纽约,四季变化鲜明,花树的种类繁多,使他热爱园艺、钟情花鸟。

     刘墉从来都由「观物精微」的写生和分析入手,先作「工笔钩勒」,熟练之后再用「工笔没骨」,进一步大笔写意。我们由他到美第二年出版的《牡丹芍药画谱》可以见到,他把花瓣一片片作纪录,让读者了解牡丹芍药的花瓣其实不是片片圆满,而有许多波折和裂缝变化。又以数字分析牡丹和芍药的叶片,讲解什么是「二回三出羽状复叶」,以及芍药与牡丹叶形的差异。这时候值得一谈的是刘墉为了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出版物,把一张中国古画芙蓉误判为牡丹,与大都会展开一年多的论战,除了纽约三大植物园,连台湾的「国立历史博物馆」也参与了讨论。

     刘墉就是这么追根究底,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除了在野外写生,每周还专诚去纽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作鸟类的研究写生。他再一次发挥科学精神,从鸟的骨骼、羽毛的分布,到鸟爪鸟喙的差异,作详细的分析。并且在一九八五年以中英文出版了《刘墉翎毛花卉写生画法(The Manner of Chinese Bird and Flower Painting─It‘s Spirit and Technique)》。在书中首页,刘墉开宗明义地写了四句话:「观物精微、体物有情、移情入物、物我两忘」。意思是一个花鸟画家先要了解物形物理,再融入物情,最后移情入物,把物形的羁绊抛开。

  这本论著除了得到当时台湾诸多艺坛大老为文推荐,在美国也十分轰动,邦诺德(Barnes &Noble)甚至把它陈列在纽约中城第五大道的橱窗。大概与《刘墉山水写生画法(Ten Thousand Mountains)》被许多大学选作教科书的道理相似,这本书证明了尽管中国绘画经过千百年来的临摹传承,和文人画家的发挥,而有令外人难解之处,其实根本还是由写生出发,进一步阐释了国画家「师法自然」与「师心」的道理。

     知道了这一点,我们今天看到刘墉的花鸟画,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同样的花鸟,在他笔下,除了生动自然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无论静态的牡丹、姜花,或风中飘摆的垂樱、芍药,又或月下的昙花和棕榈,每一幅都静中有动。

  刘墉说得好,当鸟往下拍翅和往上扬翅的时候,因为空气阻力,翅膀羽毛尖端的表现是不同的。一张他画的风中摇曳的牡丹,很可能找不出真正风吹的方向,那舞动的感觉是因为他把自己身体的舞蹈融入画中。花可能是「脸」,枝可能是「手」,叶可能是「指」;几朵花的安排,则像是多人的群舞。(注2)所以在学习过程中的观物精微,或巨细靡遗的写生,真正的目的,是先把一花一羽摸得透彻,以求不失规矩。只有在得到这种十足的自信与自由之后,才能忘掉形体,把心性投注其中。

     曾任国立艺专校长的著名艺评家张隆延曾说「(刘墉)能识花之本性,能见花之特情。」「其没骨花卉,更可谓得徐崇嗣、恽寿平不传之秘,而时有过之。」(注3)

  刘墉在花鸟绘画的追索,可谓一步一脚印,其苦心经营有目共睹,张氏所言,当非溢美。

  注1:刘墉自号「纽约老农」,单单书名与花草园艺相关的文学书就有《姜花》(台北水云斋,1986)、《拈花惹草集》(中国盲文,2008)、《刘墉精品书坊?花季卷》(广西接力出版社,2001)、《花痴日记》(台北水云斋,2005)等。

  注2:刘墉曾从林怀民、刘凤学习现代舞,并因主演歌舞剧“红鼻子”〈又名快乐的人〉获得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颁最佳话剧演员金鼎奖,他自己也导演诗舞朗诵诗剧获“中国新诗学会”全国竞赛的首奖,并在第二届世界诗人大会演出,对于舞蹈的爱好,使他常把舞蹈的灵感用在绘画中。

  注3:见张隆延序《刘墉翎毛花卉写生画法》,(页191·水云斋·纽约·台北,1985)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墉(当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