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墉(当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可以居、可以玩、可以听

——试论刘墉的人物画

2014-12-23 11:35:4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文学界一般将刘墉归类为散文作家,但是细细分析,刘墉的散文作品里经常有小说式的对白。同样的情况也显示在他的绘画中,如果我们将刘墉的花鸟画比喻为诗,将他的山水比喻为散文,将极富剧情变化的人物比喻为小说,刘墉显然把人物藏在了山水之间。

  如同他学每一种东西,刘墉对人物画也由最基础作系统整理,从他十五岁编绘的「人物画谱」,可以见到刘墉的苦功,他搜集数据,将人物画编为儿童、少女、仕女、军人、士绅、官员等项目,再一一以工笔勾勒出来。

  接着他把研究心得用在创作上,画了不少人物插画,据说刘墉青少年期的零花钱,多半来自他为报章杂志作插画所得。

  同一时间他也以另一种方式创作人物画,一是白描勾勒出较古典的仕女,一是以中西混合方式画现代美女,这在他十七岁时画的香港女星秦萍像中见得最清楚。学水墨不久的他,已经懂得用渐层的墨韵画仕女的头发,再重点勾出发丝,眉睫用晕染的方式,脸的轮廓和立体感也以水墨层染。背景的树木则是用国画笔法画树干,再用折绉的纸张蘸墨色「拍打」而成。应该说在刘墉十七岁画的这张美少女图画里,已经见到他后来折绉技法的影子。而以一个习画未久的十七岁少年,竟然能在生宣纸上画出如此细腻而且骨肉匀亭、肤色润泽的人物,也不能不令人赞叹。

  接下来由刘墉十九岁画的《水上人家》可以见到,他将人物与山水画结合,在长一百三十四公分的长卷上,画了六十多个人物,读书者、饮酒者、驱车者、荡桨者、赶鸭者、游河者,各有姿态,两岸则茅舍错落、树木葱笼、酒旗高悬。而今看此图,让我们很自然地了解他今天《春江花月夜》画作的源头,也由这张《水上人家》,见到刘墉早期编绘人物画谱的收获。

  进入师大美术系之后,刘墉在长线条勾勒上有了更多领会,因此产生《人比黄花瘦》和《江山万里忆刘郎》那样的作品。二十岁的刘墉在描绘女词人李易安的《人比黄花瘦》作品中,将他新学到的花卉勾染和人物勾勒用在同一画中。至于二十一岁描绘吹笛女子的《江山万里忆刘郎》,则细细地勾出发丝、簪花,又画出女子上身的锦绣衣纹,其人物轮廓眉眼和衣纹之精准和运笔速度之掌握,已经显示了成熟的功力。

  正因此,当历届师大美展,同窗都以山水取胜的时候,刘墉拿出了一张三呎乘六呎的人物走兽作品《罗汉戏虎图》,这幅画因为得到毕业展第二名而留校典藏,但是后来不知去向,据说被台师大当作礼物送给了日本政要。因为当时未能拍照留底,今天我们只能见到留下的草图。

  刘墉的人物画创作是持续的,只是中期以后多数伴随山水出现,而且多半极富故事性,譬如他二十四岁画的《罗汉图》,高踞奇石上的罗汉,身上只围一条长巾,似乎正在往嘴里塞食物。他用颤笔勾勒,表现罗汉粗粝的皮肤。又如刘墉二十五岁画的《泉声咽危石》,溪边二人垂钓,远远树荫下一人枕臂跷脚休憩。三十五岁画的《万户捣衣声》,以剪影的方式表现月夜水边的捣衣人;三十九岁画的《独立三边静》,三面岩壁之间,一人挟长剑观壁上「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的刘长卿诗句。

  同一时期刘墉也画了不少故事画,譬如在中秋时节画的有关月亮传说系列,和忆写童年时父亲拥着他在姜花溪边夜间钓鱼的《睡在父亲怀里》,还有少年时,女朋友骑着脚踏车去找他的《梦回小楼》,以及五十九岁画的《桃花源记》。

  看过以上这些怀旧作品,自然了解刘墉近期脍炙人口的《深情月夜》和山城夜市的一脉。刘墉是将真实写生、臆想创作、故实人物、回忆感怀和文学触动发挥出来。他的人物有繁有简,也可以说由早期人物画谱的「繁」,逐步走向点景人物的「简」。如他所说,用许多笔触去表现人物容易,以简简数笔反而难。但是当你作为点景人物,或用在山水建筑画里的时候,又不得不配合周遭的笔触而舍繁就简。

      虽然画这些「充满动态的小人物」并不容易,刘墉却乐此不疲,觉得很有趣味和挑战性。近期他以六十二岁高龄画的巨作《山城夜市》更见证了这一点: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的房舍间,几百个各色人物,有吆喝叫卖的商家、游玩行走的旅人、呼卢喝雉的酒客,还有遛狗的、骂猫的、烤肉的、下棋的、谈情的、舞蹈的、摄影的、甚至推拿按摩的。确实可以让我们想见刘墉作画时既勤苦又有趣,甚至带点老顽童的样子。

  古人说一张画要「可以观、可以游、可以居。」

  刘墉的画,因为人物生动、趣味无穷,常常还「可以玩」、「可以听」。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墉(当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